当前位置:坂东网>国际>wwwdy7777com - 亚洲最强的大清北洋舰队输在愚蠢的海战阵型?

wwwdy7777com - 亚洲最强的大清北洋舰队输在愚蠢的海战阵型?

2020-01-11 16:12:49 阅读量:4675 作者:匿名

wwwdy7777com - 亚洲最强的大清北洋舰队输在愚蠢的海战阵型?

wwwdy7777com,黄海大东沟海战是中日甲午战争中双方海军主力在黄海北部鸭绿江口浅海海域进行的一场战役规模的海战

此役北洋水师失利,自此退入威海卫基地“保船”,使黄海制海权落入日本联合舰队之手,制海权的全面丢失,让日本侵略军可以从容地攻取整个朝鲜半岛后,然后进攻辽东半岛和山东半岛,甚至想最终攻下北京。

因此大东沟海战的失败,决定了甲午战争大清的最终战败。

大东沟海战历时5个多小时,北洋水师损失致远、经远、超勇、扬威、广甲5艘军舰,来远舰受重伤,死伤官兵1000余人。日本舰队松岛、吉野、比睿、赤城、西京丸5舰受重伤,死伤官兵600余人。

大东沟海战具体经过:

1894年9月15日,北洋水师主力在提督丁汝昌率领下到达大连湾,护送陆军4000人搭乘5艘运兵船登陆朝鲜,支援朝鲜中日战事。

9月16日,北洋水师抵达鸭绿江口的大东沟,部分舰艇担任警戒,其馀10艘主力舰在口外12海里的大鹿岛东南下锚。

9月17日8时,运兵船卸载完毕。

1894年9月17日9时23分,日军联合舰队第一游击队发现北洋水师,发出信号“东北方向发现三艘以上敌舰”。

10时30分,北洋水师镇远舰桅楼上的哨兵发现东南方向海面而来的“日本舰队”。

日本联合舰队十分狡诈,开始时悬挂“中立国”美国的国旗,靠近后才悬挂日本联合舰队的“旭日海军旗”。

12时05分,联合舰队第一游击队由吉野等新式快速铁甲舰在先,旗舰松岛号率领本队在后,呈单纵阵,接近北洋水师。

12时20分,北洋水师在行进中由双纵阵改为横阵,旗舰定远位于中央,其馀各舰在其左、右依次展开,舰队呈楔形梯队,同时丁汝昌还发出命令:「各小队须协同行动,始终以舰首向敌,诸舰务于可能之范围内,随同旗舰运动之。」

12时50分,双方舰队相距5300米,北洋水师旗舰定远首先开炮。联合舰队第一游击队在距北洋水师5000米处即向左转弯,航向北洋水师右翼。

12时53分,联合舰队旗舰松岛号开始发炮还击。定远主桅中弹,信号索具被炮火所毁, 从此时起,北洋水师各舰除随定远进退之外,已经失去了指挥。

13时左右,第一游击队炮击北洋水师右翼超勇、扬威两舰。

13时20分,北洋水师超勇、扬威起火。联合舰队本队航速较慢的比叡、扶桑、赤城成为北洋水师的打击目标。比睿、赤城受重伤。第一游击队左转,回救两舰。本队右转,形成夹击阵势。

14时20分,日舰西京丸中弹起火退出战场。北洋水师超勇沉没,扬威重伤驶离战场搁浅(有记载被临阵脱逃的济远撞沉于浅海)。

14时30分,北洋水师平远命中日舰松岛,松岛号在甲午战争中是日本联合舰队的旗舰。也被其所伤并引起火灾,暂时退避。

15时04分,北洋水师旗舰定远中弹起火。

15时20分,第一游击队集中打击北洋水师突前的致远。致远沉没,包括管带邓世昌在内的全舰官兵殉国。济远、广甲在致远沉没后,迳直驶回旅顺(广甲在途中触礁搁浅,两天后被日舰击毁)。北洋水师已无法保持战斗队形。

15时30分,联合舰队旗舰松岛被定远主炮击中,并引起堆积在甲板上的弹药爆炸。

16时10分,北洋水师靖远、来远受伤,退向大鹿岛。联合舰队旗舰松岛发出了「各舰随意运动」的信号。

17时左右,北洋水师靖远、来远经抢修恢复战斗力。靖远代替旗舰升起队旗,收拢各舰。

17时30分,北洋水师经远沉没。联合舰队发出「停止战斗」的信号,率先脱离战斗。

那么,北洋水师为何在海战一开始,就摆出了一个世界海战史上罕见的“人字形雁型阵”,这个阵型,是导致大东沟海战失败的主要原因吗,这个阵型,真的是甲午战争失败的根源吗?笔者认为:丁汝昌摆出这个奇怪的阵型,是有不得已的原因。这个阵型,是大东沟海战失败的一个无关紧要的“败因”,不是主要“败因”,更不是甲午战争失败的根源!这是一个战术上的失误,不是战略上的失误。甲午战争大清战败,特别是北洋水师全军覆没,是从战略大环境上的完败。

阵型不得已的原因

甲午海战是工业革命后,蒸汽动力战舰代替风帆战机,人类历史上第一次大规模的蒸汽铁甲舰队对决,在世界海战史上具有划时代的意义。同时也是远东两个主要国家,领土庞大的“老大帝国”清国和新兴的海上“小国”日本之间的,关乎未来百年国运的一次对决,胜负的结果,对世界历史也有深远的影响。

甲午战败,导致近代中国的国运急转直下,跌落深渊。参加甲午海战的双方舰队的主要战舰,基本都是欧洲英德法等工业强国生产,出口到中日两国。欧洲工业革命后,主要强国都竞相发展蒸汽铁甲舰的研制和生产,但是欧洲强国之间,当时还处于国力的“和平竞赛期”,这场海战,也成为欧洲工业强国检验自身的造舰技术和作战应用的绝好先例,这场海战无论从舰船设计建造到临阵指挥,都深刻的影响了此后的世界海战史。

丁汝昌为何摆出“人字阵”?原因有:

北洋舰队各舰,订购的时间都比较早,基本都是在1888年以前就建成服役的舰艇,到1894年,舰龄基本都在10年以上, 而蒸汽铁甲舰,基本是1870年代才成熟起来的“新生事物”。而1875年到1894年间,西方海军军事科技突飞猛进,这个时期也是第二次工业革命的发端期,造成20年内的军事科技和海军装备变化极大。

而其中的后十年,爆炸式“开花炮弹”普遍代替实心炮弹,也是第二代“硝化棉”发射药和炸药普遍代替第一代原始黑火药和炸药的时代。小日本的联合舰队的主战舰艇从1885年到1894年这十年间突击装备,舰龄普遍比北洋水师要小10年左右,这就在客观上造成了日本联合舰队的舰艇动力系统和武器系统,普遍比北洋舰队要先进至少10年,甚至主要弹药,“开花穿甲弹”是先进一代。

北洋舰队装备的炮弹,大部分是陈旧的实心穿甲弹,少部分会爆炸的“开花弹”,大多数也用性能落后的炸药装填,而日本联合舰队大部分炮弹是从西方购买的刚刚研制出来的,装填新式炸药的“开花弹”,这造成双方舰队炮击的毁伤力,就差了一代。

不但是弹药性能,北洋舰队由于船体老旧,蒸汽动力主机马力普遍较小,造成北洋所有主力舰的航速较慢,例如定远和镇远主力铁甲舰的最高设计航速才15节,由于保养不善,到1894年开战的时候,这个15节的设计航速都难以达到,其他七八艘铁甲巡洋舰的航速也是参差不齐,但基本没有超过18节的。

丁汝昌本来摆出的其实是“一字型”横阵,但由于各舰快慢不一,而且有的管带想猛冲接敌,有的却畏敌想退缩,一个设计好的一字横阵,临敌就变成了奇怪的“人字形雁行阵”,其实实战中也不是标准的人字形雁行阵,而是更加参差不齐的“犬牙横阵”。

丁汝昌

摆一字阵还有个“难言之隐”:

舰龄老旧造成

这就是北洋舰队各舰艇的主炮,都在船头和船身前半部,而且不是360度射角,只能大体有120度的射角,因为大部分主炮的炮塔,并不像现在的舰艇,安装在前甲板船头的上部,而是“半埋”在前甲板的中下部。

这就造成一旦敌舰运动到清舰主炮的另一侧,那么这边的主炮就失效了。而且定远的大口径主炮的炮塔,就在舰桥指挥室的正下方,加上舰龄较老,保养不善,实战中开的第一炮就震塌了舰桥,摔废了丁汝昌,北洋舰队的一字横阵就更失去了指挥,乱做一团,这也可以说德国造战舰的老式设计,在一定程度上坑了中国北洋舰队。

舰艇老旧,主炮只能朝一侧开火,侧向和尾部火力不足,这都是北洋舰队装备老式造成的。丁汝昌原本摆出一字横阵,也是不得已而为之——本想以火力最强的舰队射向对敌,想尽快取得优势,但综合效果却事与愿违,但不能说丁汝昌的队形指挥,一上来就是错的。

日本联合舰队也有老式铁甲舰,同样有这种困扰。但是,联合舰队更有从英国突击订购的新舰——著名的吉野号、浪速号这种航速达到了当时惊人的二十节以上,火炮射角更大,弹药是可以爆炸的新式开花弹。针对侧向射击,主炮火力不足,日本人还临时突击加装了大量的小口径速射炮。

事后证明,击沉北洋舰艇的炮弹,更主要的来自日方的小口径速射炮。日方主炮的射击精度,整体上还不如北洋舰队的炮手,因此不能把“军事素质不高”的大帽子,扣在大部分英勇抗敌的北洋舰队官兵身上,军事装备先天已经落后,准备不足,运气不佳,是大东沟海战的主要败因。

由于日方突击购买的新式吉野、浪速等舰比老式的主力舰松岛号等快的多,因此联合舰队把舰艇分为本队和第一游击舰队,快速的游击舰队在前,本队在后,而且那里作战不利,高速的游击舰队可以迅速调整部署,用几条舰艇合力围攻北洋舰队的一条舰艇。事后证明,这个机动灵活的战术,效果非常可观。

两军交锋后,丁汝昌不得已摆出的“一字横阵”,被前后两列纵队来迎战的日本联合舰队瞬间切为三段。北洋舰队指挥旗被打掉后,致远舰的邓世昌首先升起帅旗,但立即招来日军几条舰的火力围攻,致远中炮迅速倾斜,自身炮弹也耗尽了,邓世昌拼死开足马力想撞沉日方最凶猛的新舰吉野。最终致远舰锅炉大爆炸,导致迅速沉没,全舰殉国。

致远舰管带邓世昌

《甲午风云》影片中,致远舰大爆炸是被吉野发射的鱼雷命中导致,而实际上目击者和更多的水下考古证据证明:沉没是致远舰锅炉大爆炸导致,爆炸原因有:

为了撞沉吉野,致远的锅炉压力烧的过了警戒线,而又被吉野的尾炮命中4发新式炮弹,导致了大爆炸。一定程度上可以说,大东沟海战北洋舰队的败落,是从致远沉没开始的,但后世还是多赞颂邓世昌的爱国和英勇,不提客观上致远的脱队蛮干。

北洋舰队致远舰

但北洋舰队此时也不是一无是处,由于主力定远和镇远号,都是德国制造的7400吨级重型铁甲巡洋舰,装甲厚实,炮口硕大,吨位大大超过日本联合舰队的所有舰艇,日军吨位最大的松岛号,也只有4000多吨。

战斗打到尾声,形成了日方接近十艘舰艇围攻镇远和定远的阵式,但是面对清方两舰厚度达到200毫米以上的主装甲,日方任何炮击都对两舰无可奈何,至于日方大量的小口径速射炮,打上去只能火星一片,成了为定远和镇远挠痒痒。

松岛号反倒被镇远的主炮命中前甲板,引爆了堆放在甲板上的发射药包,引起大爆炸,日方当场死亡100多人。松岛号基本失去火力,而且北洋鱼雷艇发射的鱼雷,直扑日方最高指挥官乘坐的军舰,日方司令已经闭眼等死,可惜鱼雷设定的太深,日方舰艇吨位又小,鱼雷居然从船底穿过。否则必能扭转战局,北洋舰队也缺乏点运气。

松岛号

打到最后,日方仍然奈何不得定远和镇远,日方怕纠缠下去对其不利,因此首先脱离战场,向东南方向撤退。

由此我们可以小结一下:丁汝昌开战排出罕见的“一字横阵”,固然有经验不足的原因,但更深层次的原因,还是丁汝昌了解北洋海军装备整体已经落后,舰艇炮位的先天缺点,令各舰舰首向敌,在开战初期也不失为临时的较优战法,但后来战局的发展,却是每况愈下,丁汝昌本人也受伤无法指挥,阵法不当是大东沟失利的因素之一,但绝不是主要原因。

为何说“阵形失当”不是甲午战败的根源?

原因很简单:

大东沟海战整体失利,并不等于北洋海军全面失利,更不代表北洋舰队已经没有出海迎敌的能力了。大东沟一战,北洋沉没了:致远、经远、超勇、扬威、广甲共5艘军舰,但是,这其中,超勇、扬威、广甲三舰,都是老旧的战舰,甚至是木壳的老舰,在海战中基本是充数的角色,本来就是计划中准备淘汰的老舰,这三舰的损失,对北洋舰队仅仅伤其皮毛而已。

真正有影响的损失,是致远舰和经远舰的沉没,这两舰都是主力铁甲巡洋舰,两舰的损失对士气确实打击很大。但是北洋舰队仍然保留有六七艘铁甲巡洋舰,特别是定远和镇远的存在,完全称得上是“主力尚存”其他各舰虽然在大东沟海战中多少受了一些“皮外伤”,但舰队可回旅顺船坞快速修理。

经远舰

旅顺口海军基地前后花费白银数千万两,设施完善、防卫坚固,丁汝昌事实上也是在此修理完剩余军舰后,就率全舰队躲进威海卫“保船”,既不敢再巡海歼敌,也弃旅顺于不顾,在辽东花园口登陆的日本陆军迅速拿下旅顺,日方海军到达旅顺口外才发现,基地里早就升起了膏药旗。

北洋舰队完全放弃制海权,在威海卫坐以待毙,舰队一旦被敌人堵在母港,失败结局基本就注定了。到底是李鸿章让丁汝昌保船,还是丁汝昌自己死心塌地的在威海卫保船,过去的说法是指向李中堂,但现在更多的证据表明:在战争末期,李鸿章数次电报催促丁汝昌从威海卫出战,但丁汝昌似乎已经心灰意冷。

丁汝昌的“保船等死”才是北洋舰队全军覆没,甲午全面战败的根本原因,而不是大东沟海战失利,导致北洋的覆灭和甲午战争的全面失败。 大东沟海战后,假设北洋海军仅仅用定远和镇远2舰巡海迎敌,整个日本联合舰队就毫无办法。事实上,在大东沟已经证明整个日本联合舰队也奈何不了这两艘7400吨的装甲大舰。

当时对付这两舰的办法,只有鱼雷攻击,而以当时鱼雷的作战性能,在辽阔的海面上想命中海战中运动的主战舰艇,基本和今天买彩票中大奖差不多的概率。北洋水师的定远和镇远以及其他铁甲舰都可以再战,可惜丁军门已经心灰意冷。

为何说战败是战略大环境造成的?

笔者认为,有以下几个因素:

1 、历史大背景造成:

当时的中日两国,都处在历史大变革中,但是变革程度不同,日本通过明治维新,已经全面的完成了内部的整合,走上了中央集权的近代化对外扩张的道路。当时中国,中央政权名义上还是满清统治下的清王朝,但是实际上经过太平天国以及附属的系列农民战争和动乱,满清的中央统治已经千疮百孔。

明治维新改革

当时还能打仗,主张维护塞防(左宗棠收复新疆)和海防(李鸿章建立北洋海军)的,只能是汉族的这些新兴人物,传统的满蒙大臣,能带兵打仗的几乎绝迹,但以慈禧为代表的满族贵族仍然把持中央政权,形成了满族贵族在内享乐,汉大臣在外苦苦维持的奇怪局面。总的来说,大清末年的变革,非常不彻底,腐朽的中世纪统治集团还在苟延残喘,而新兴的汉族大员们也不思进取,全国仍然维持表面的统一,其实是一盘散沙。

李鸿章

日本已经进入近代化的国家,军令政令完全统一,民众思想也开始开化,而大清仍然暮气沉沉,军令政令混乱,民众更是被满清屠杀和统治,导致相当愚昧,分不清西洋红毛夷的刺刀、东洋人的太刀、和满清的屠刀对汉人老百姓到底有什么区别?反正都是来祸害老百姓的,爱咋地就咋地,他们相互打起来才好。

总之,甲午年间的大清,还不是一个现代国家,老百姓更没有现代国家的民族意识和爱国思想,这都导致了甲午战争中的派系隔阂、地域隔阂,和民族隔阂——北洋舰队在威海卫与登陆的日军苦战,而百里外的烟台地方陆军装作不知道,当时大清还有福建水师和南洋水师,都没有参战,至于甲午战争战区的广大百姓,除了逃命,就是被屠杀。

2、腐败导致了北洋舰队的覆灭和甲午战争的失败

腐败导致败亡,从来是颠扑不破的真理。甲午战败,北洋覆灭,腐败几乎从上到下,无处不在。从慈禧老佛爷来说,正是她老人家的六十大寿,而当时的海军衙门,是油水最丰厚的部门,基本就是“老佛爷”的私人金库。为了准备祝寿和修颐和园,从海军衙门至少挪用了上千万两的海军经费。大清无力购买新式的军舰,而且旧的军舰设备也得不到更新和维护,最要命的是,新式的开花炮弹也不足,北洋军舰大炮配备的基本还是实心铁弹,若命中日本军舰的是新式开花穿甲弹,那么日方少一半军舰会爆炸沉没。

慈禧太后

李鸿章家产超过800万两白银,绝大多数也是从海军经费中贪污而来,为了维持海军衙门的经费,李鸿章还曾经主张放弃新疆等领土,和左宗棠等塞防派撕破脸,可见李鸿章为了个人私利和派系利益,不惜出卖国家领土,在甲午战争中,其他实力派坐看淮军覆灭,不是没有原因的。具体到北洋舰队将领,腐败也根深蒂固,吃喝嫖赌抽,是家常便饭。

北洋舰队平时的操练和演习都当做是“演戏”,造假成风,上级来视察实弹演习,不惜在炸点埋炸药显示“命中精度”,而主炮开炮都是放空包弹,在实战中开炮就先震塌了旗舰的舰桥。

除了直接和海军有关的部门人员贪污成风,就是皇亲国戚也都时刻盯着海军衙门这快肥肉,某贵妃的弟弟发现给军舰供煤,油水丰煤厚,就想方设法垄断了海军的煤炭供应,把原先优质的开平无烟煤换成劣质炭,高价供应北洋舰队,造成北洋军舰普遍动力不足,开动起来浓烟滚滚。

在大东沟海战中,由于北洋舰队的烟雾太大,造成来前来挑战的日本联合舰队在海天线外,就发现了北洋舰队的位置,别北洋舰队发现对方,早了两个多小时,日本人也早准备了2个多小时。

日本浮世绘描绘的大东沟海战场景

这样从上到下,腐败透顶的海军舰队,能打胜了才是怪事。

反观当时的日本,从明治本人开始,就节约三分之一的皇室开支用于购买军舰,从上到下,更无贪污海军军费一说。一听说英国准备建造新式高速铁甲舰,就不惜动员全国的财力,抢先于清朝购买,吉野、浪速两条新舰,在清朝还是在日方服役,将对此后的海军对决,有决定性的影响,这也是当时中日两国的国运,此消彼长的最重的砝码。

日本人学习西方近代化海军,学得非常彻底,海军建设完全模仿英国,细节学的一板一眼,不惜财力送大批留学生到英国,迅速建立起一支专业化的能打仗的近代海军舰队。日军军令严格,细节一丝不,当年东乡平八郎看到到日本访问(实为弹压)北洋军舰的水兵把衣服晾晒在主炮炮管上,当时就说:不爱护军舰的海军,将来不值得担忧。

吉野号

3、北洋舰队的覆没,还在于作战双方战略决心的不同

甲午战争战端一开,应该是北洋海军大展宏图之时,但是李鸿章把淮军系统的北洋舰队,当做自己经营多年的私有财产,在战略上就电告丁汝昌“保船制敌为要”,首先是保住船,保住船就保住了在朝廷中的实力支柱,才能继续要经费。

李中堂也没有现代海权思想,从开始就没有把舰队决战,争夺制海权作为战争的核心胜负手,处处被动挨打,到最后丁汝昌退守威海卫,李鸿章也指挥不动已经失败情绪弥漫的丁汝昌出海迎敌了。

而日方却积极求战,日本海军联合舰队在战争之前就制定了以舰队决战夺取制海权的明确计划。当日本联合舰队护送援军登陆仁川的行动完成后,9月13日,联合舰队本队和第一游击队开赴鸭绿江口,搜寻北洋水师主力,寻求战略决战。

北洋水师舰队

取得大东沟海战胜利的主动权后,日方紧急抢修所有受损舰艇,迅速再次舰队出海,完全掌握东北亚的制海权,日本海军集中运输全国十个师团的陆军主力,在辽东半岛和山东半岛荣成湾迅速登陆,把战火烧到大清的本土,最后取得了甲午战争的完胜。

4、在甲午战争之前几十年的情报战中,大清更是完败!

日本人处心积虑想入侵朝鲜和大清,已经不是一年两载。在甲午战前几十年内,不断派遣间谍,深入朝鲜和计划作战的辽东和山东,甚至整个东北和华北,打探情报,事无巨细。

日本间谍装扮成流动小贩,深入到战区每一个村庄。至于威海卫、旅顺口等重点基地,日本间谍更是一天不落的监视了几十年。

战争打响后,日本间谍甚至不惜白天躲进威海卫基地周边山头上的坟墓中,晚上再出来侦查,被北洋官兵发现,一次就处决了十几个。日本几十年如一日的处心积虑的深入做情报工作,而大清一方却懵懂无知,焉能不败?

甲午时的日本间谍石川

甲午战争大清战败,导致朝鲜、琉球宗主权的丢失,台湾被割让,恶劣影响一直到今天,这绝不是单单北洋舰队开战时的一个奇怪队形造就,其中原因,值得当今每个中国人警醒!

更多精彩军事资讯

请关注微信公众号

军武酷(微信id:junwuku)

紧跟时事热点 聚焦军事风云

转载须注明出处

联系邮箱:1919772913@qq.com

沙巴体育网址

随机新闻

最热新闻

© Copyright 2018-2019 nscem.com 坂东网 Inc. All Rights Reserved.